另外

2020-12-21 03:32

在执法实践层面,一些国家的法官缺乏对中国法律和司法实践的了解,而做出不予引渡或者遣返的判决。在司法制度上各国对于何种行为构成犯罪的具体认定存在差异,许多发达国家已经废除死刑,这些原则性差异造成引渡合作存在巨大障碍。另外,逃亡海外的犯罪分子,通常会将大量财物转移海外,对提振当地经济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藏匿地国家不会轻易引渡这些人。

“截至今年11月,中国已对外缔结39项引渡条约,52项刑事司法协助条约。”今年11月26日,外交部条法司司长徐宏在外交部举行的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中外媒体吹风会上说。在2013年,中国开始展开声势浩大的反腐败行动,2014年则是中国反腐走出国门的第一年。谈到2014年中国对外缔结此类追赃追逃条约的时候,徐宏说:“今年以来到现在,我们已经完成10项引渡和刑事司法协助条约的谈判,一年之内完成这么多谈判,前所未有。”

引渡:是指国家根据条约或基于其他理由把在其境内而被别国指控或判定犯罪的人,应该国的请求,移交该国审判或处罚的行为。是国家之间刑事司法协助的一种形式。引渡通常要求引渡请求国与被请求国之间签订引渡条约或引渡协议。

徐宏表示:“中国已经初步建立了有一定规模的双边条约、多边条约、执法合作机制和国内立法有机结合的追逃追赃法律合作网络和平台。”

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是中国贪官外逃三个最大的藏匿地。习近平主席11月份连续跟这三个国家的总统或总理会面并谈及反腐合作,反映了中国在反腐合作上的主动。

遣返:是指被请求国以犯罪嫌疑人违反移民法律为由,将犯罪嫌疑人作为非法移民遣返回请求国,举世震惊的“远华走私案”中的赖昌星就是被遣返回国的。

由于中美、中加之间还没有签署引渡条约,中国在与这两个国家的合作上采取了一些更加变通灵活的方式。

11月,在北京召开的apec第26届部长级会议上,中国倡议通过的《北京反腐败宣言》,这是第一个由中国主导起草的国际反腐败宣言;同样是在11月,中国在g20布里斯班峰会上推动成员国核准通过了《2015-2016年g20反腐败行动计划》。这两个文件的通过,是中国在2014年国际反腐合作上的大手笔。

依据国际法,一个国家没有必须为他国引渡罪犯的义务,除非这两个国家之间签署了引渡条约。数据显示,美国、加拿大、法国分别都与100多个国家签订了引渡条约,而中国仅仅与39个国家签署了引渡条约,也就是说,尚有150多个国家未与中国签署引渡条约,若中国的犯罪者逃往这些国家,该国有权拒绝中国的引渡申请。

中国这次空前的海外大追逃将反腐的“战场”扩展到全世界。中国正在和其他国家一道,编织一张反腐败的大网。将这张国际反腐网连接起来的,是中国与其他国家缔结的上百个追赃追逃条约。在这些条约的框架下,从国外引渡外逃嫌犯更加方便,外逃的腐败分子更加走投无路。寻求全球协同、织密反腐天网,正成为中国反腐行动的“新常态”。

记者在司法部网站上看到,中国目前对外缔结的各类追赃追逃类条约已经达到102项,涉及60多个国家。中国与其他国家共缔结了39项引渡条约,52项刑事司法协助条约,11项被判刑人移管条约。在这102项条约中,其中29项引渡条约已经生效,后两者分别有46项和9项生效。尚未生效的条约也都在进一步的谈判当中。另外,中国还跟93个国家签署了检务合作协议或谅解备忘录,与189个国家建立了警务合作关系,向27个国家的30个驻外使领馆派驻了49名警务联络官,并与美国、加拿大等建立了司法与执法合作机制。根据司法部网站的消息,中国正与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开展引渡条约谈判。在被判刑人移管条约方面,中国与日本、塔吉克斯坦的谈判正在进行,其中跟巴基斯坦和阿塞拜疆已经完成了条约草签。

公安部在今年7月部署的“猎狐行动”之所以取得这么令人瞩目的成绩,跟中国国际追逃追赃网络的不断扩展是分不开的。

1998年5月,中美执法合作联合联络小组(jlg)正式成立。jlg成立以来,中方在该机制下开展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中国与加拿大之间的司法和执法合作磋商始于2008年,迄今已经举行了五轮司法和执法合作磋商。

2013年6月,中国与加拿大谈判完成“分享和返还被追缴资产协定”,这是中国就追缴犯罪所得对外谈判的第一项专门协定,目前双方正在抓紧准备签署。

另外,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这三个外逃贪官的首选藏匿地中,只有澳大利亚与中国签订了引渡条约。而与中国签订引渡条约的发达国家如法国,条约至今没有生效。这反映出中国和西方国家之间在许多层面上需要磨合。

媒体梳理新华社的报道发现,单是在11月一个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就在多个场合7次谈及追逃追赃和反腐败国际合作。很多学者认为,中国最高领导人就反腐败国际合作问题如此密集的表态非常罕见,这说明,中国在世界的反腐合作中正成长为推动者和倡导者。

12月4日,公安部对外通报了“猎狐2014”行动开展以来的战果。在135天里,全国公安机关先后从60个国家和地区抓获外逃经济犯罪人员428名。公安部先后派出60余个缉捕组赴境外展开集中缉捕。

此外,还有部分外逃犯罪嫌疑人开始逃匿到不为国人熟知的“冷门国家”,这又对我国双边引渡条约的数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异地追诉:是指请求国向犯罪嫌疑人逃匿国提供其违反逃匿国本国法律的犯罪证据,从而由逃匿国依据本国法律对其进行追诉。

藏匿美国与加拿大的罪犯中很多是巨贪和要犯,通过中加、中美的合作机制成功办理的案件中有一些是非常出名的大案要案。其中包括涉嫌侵吞中国银行数亿美元的主犯余振东从美国遣返回国;加方向中国遣返了潜逃12年的厦门特大走私案主犯赖昌星;遣返了合同诈骗犯曾汉林;为李东虎、李东哲回国自首提供了协助。